香菜花戀

IMG_7597不會吧!這個香菜花是你的產品?

我垂下肩膀無力嘆氣,這一陣子本人四處打聽誰有香菜花?卻始終沒有消息,沒想到今天到台南找玉米筍時,順便找號稱野菜達人的林中智先生喝杯咖啡,就在交換最近的吃喝玩樂頹廢資訊時,我們提起近年的食用花風潮,他建議我多費些心思在花朵,因為這塊市場少有人注意,我則談起在台北的「Orchid Restaurant 蘭」餐廳,上次用餐時吃到一朵香菜花,驚豔極了。

DSC_1436

香菜花是否可以賦予香菜產業另類的商業價值?我當時這麼想著,找了認識的有機農,找了北斗最大的香菜生產班,每一個人聽到我的問題,都是皺起眉頭搖起頭,正常的香菜培育大約四十多天就能採收,若是要摘取花朵則需繼續培養,這都是無形時間成本,畢竟開花是植物為了繁殖的習性,只有販售香菜種籽的商人才會讓香菜成長到開花。

「Orchid Restaurant 蘭?那是我的客戶啊!香菜花好吃嗎?」林中智帶著捉狹的笑容詢問,滿頭白髮的他此時看起來如同頑童般,完美詮釋了俗稱的死小孩表情。

DSC_1426

驀然回首,我好無奈,怎會沒想到呢?台灣會和廚師一起實驗各種植物品種風味的農夫並不多,林中智恰好是其中的佼佼者。

回想那天走進「Orchid Restaurant 蘭」,外場神秘的告訴我,今天有款食材會讓我既熟悉又陌生。翻了菜單後,我猜是香菜花。這輩子不知道吃了多少香菜,但真的沒吃過香菜花。

當盤子一端上桌,我便急不可待的尋找,視線在盤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掃動檢視,即略過粗壯脆嫩的蘆筍、無視鹹鱈魚泥和魚子醬、忘卻綠的黃的美妙醬汁,直到看見盤中一朵怯生生的白色小花,視線便聚了焦,愣著愣著看著「她」。

其實「怯生生」三個字是我想多了,不能怪我濫情,因為此花雖小,卻有著一種優雅的貴氣,花蕊簇擁的樣貌像是穿著蓬鬆粉紫衣袍的貴女,一圈白色花瓣如披肩般,繞著圍著。

此情此景,如此美好,那就吃了吧!

然後我感動了,這個味道真是漂亮,沒有香菜本身的濃郁強烈,卻在吞嚥後,有著細緻淡雅的悠長餘韻,是香菜的獨特韻味。於是在感動之下,我開始四處尋找,開始四處碰壁,直到喝了一杯咖啡談談頹廢人生……。

它不在燈火欄杆處,它就在我眼前不遠的田邊。

DSC_1439

 

林中智 農場電話:06-7263170.

Orchid Restaurant 蘭

地址 106臺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二段83號

電話 02 2378 3333

 

One thought on “香菜花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