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菜

DSC_1338每次聽到身邊有人表明自己討厭香菜時,我總會以憐憫的眼神給予關懷,因為在許多鄉鎮滋味中,香菜屬於無法缺少的味道地標,譬如花生糖若沒了香菜,還能算是宜蘭花生糖?肉圓若沒了香菜,還能算是北斗肉圓?

對於討厭香菜的人來說,我這種解釋很缺乏同理心,因為根據研究,討厭香菜的行為可能和基因有關,有些人擁有對醛類化合物很敏感的基因,所以聞到含有高量醛類化合物的香菜時,會自動聯想起同樣具有高量醛類化合物的物質,譬如椿象的分泌物或肥皂洗手乳。

IMG_7313

「聯想力太豐富不是錯,但為何要想到椿象或肥皂呢?」我有時很好奇,想要問清楚搞明白,然而討厭一個味道其實不需理由,硬要介入只會得到白眼和鄙視,久而久之也就互相尊重彼此愛好。

前兩天受邀到某間西餐試菜,主廚擅長用味道堆疊的方式創作菜餚,在一道蘆筍蟹肉沙拉中,我看到餐盤上點綴了一欉白色的小花,吃下不久後,舌後突然傳出香菜的味道,滋味微弱淡雅,但百分百屬於香菜獨有的氣息。

「這是香菜的花朵,味道沒有香菜葉那麼強烈,剛好能提升這道沙拉的感覺。」外場經理這麼介紹,而我突然有了個奇特的想法。對於想嘗試香菜卻又無法接受香菜味道的朋友,是否可以先避開味道濃郁的香菜葉,先透過味道較弱的「香菜花」、「香菜莖」、「香菜根」、「香菜籽」等部位,慢慢漸漸學習香菜呢?

DSC_1350想了想,我直接傳訊息給彰化北斗香菜產銷班的農友,直接提出這個看法,在我的經驗中,香菜莖可以切碎當成炒肉的配菜,香菜根能醃漬肉品協助去腥,香菜籽則是西餐常用的調味品,尤其烹煮咖哩時,放一些香菜籽,那味道好極了。

農友聽完想法後,給了一張裝滿綠色粉末的小瓶罐,他表示將香菜烘乾後磨成粉,竟然得到類似抹茶的香味,因此他打算將產品命名為《台式抹茶香菜粉》。

「乾燥的香菜粉會有抹茶味?因為兩者都是含有高量醛類化合物嗎?」我的腦海閃過這個疑問,這樣的聯想力,遠遠好過椿象的分泌物等,台灣農友的食品加工開發能力,果然讓人想不到啊!

 

 

我推薦的香菜農

聯絡電話:顏佑任096324869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