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瑪翠斯的餐桌—製乳酪》

img_1766我總覺得……如果寵物溝通師或是心理醫師退休了,或許可以轉業為乳酪製作師,因為這兩種職業同樣需要善於傾聽、溝通那些正常人接收不到的訊息。

2009那一年,我到薩丁尼亞,避開了觀光區,車子往西岸奔馳,沿途山嶺青青,望向車窗,遠處眾多白色「浮雲」緩緩移動,那是著名的島民,也就是羊群,薩丁尼亞號稱羊比人多可不是開玩笑。不知經過多少羊群,約莫兩小時後,終於到了小鎮修整,放下行李,我迫不及待再出發,繼續往山上開一小時半,終於見到當地的羊乳酪達人,他做的Pecorino Sardo被識貨者稱為歷史味道,因為他自幼年開始牧羊,五十多年來都以做好羊乳酪為志業。

img_1758

「我們的工作是溝通你們看不見的夥伴,譬如愛情,譬如微生物,還有一些言語無法解釋的存在。」他笑著表示這工作要專心致力,帶著敬重愛護,羊奶自會回報你,如果心意不誠,雖然用現在的科學概念,可以控制環境的酸鹼度和溫度,然而事情其實沒這麼簡單,若是問題要發生,那就是會發生。

「找不出問題時,你可以祈禱……,祈禱牠們願意和你溝通,前提是你付出了多少愛,或者你是否夠迷人。」他眨一下眼,揮舞雙手俏皮說著。

我默然點頭,每個義大利人都是天生的嘴砲王,這句話在他身上顯出了靈。

img_1756

嘴砲不影響專業,味道這件事情唬不了人,拿起沉放一年的Pecorino Sardo,聞一下,沒錯,是腥味,但不討人厭,是會上癮的腥香,假使說雅到極致便是俗,那香到顛峰乃為腥。用刀切入,一扭一轉崩下一塊,嘗嘗後,厚重的鹹香啊,真是夠勁,這個味兒我喜歡。

回到鎮上,民宿老闆娘用Pecorino Sardo幫我弄了份麵點,齒頰留香這個詞就該用在這裡。

這次Amatrice地震,當我到處吃著番茄培根辣醬麵(Amatriciana),用行動聲援時,也想要為所有的乳酪師傅打氣。

dsc_0222

在台中的DIDA乳酪,他們用很棒的台灣山羊奶做出自己風格的Pecorino,同時也向義大利的同業獻上祝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