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筍

DSC_8118

「吃吃看,你們漢人說的苦盡甘來就是這個味。」阿美族朋友遞過一枝剝好皮的生箭筍,示意我嘗試原味,這是他們享用的方式之一。

「生著吃?」我心頭一陣狂跳,吃過不少箭筍,但生吃的經驗值倒是掛零。每到三月下旬,箭竹因溫度變化開始出筍,許多快炒店順勢推出這款時鮮,加些辣椒和肉片,大火一炒就是好味。我每年都想安排產地拜訪,只是都恰好有事,直到今年總算成行。

不同於綠竹筍,箭筍的採集過程真是戲劇化,那竹林外的草地彷彿是初學者的射箭場,一根根竹箭散「插」地上,且尖銳的箭頭正面朝上,我踮著腳走在其中,腦中突然想起美國的越戰電影中,那防不勝防的致命陷阱。

DSC_8124

「走路要小心啊,別被箭筍絆倒。」走在前頭的採筍人大聲嚷著,舉步走路竹林中,語調帶著一絲警惕,好像帶隊的特遣戰士囑咐菜鳥別枉死,加深了我的被迫害妄想症。斜前一步,後退兩步,我小心翼翼舉著腳,避開腳下的「台灣特產」。

台灣箭筍有兩大產地,分別是台北陽明山和花蓮太巴塱海岸山脈,出發之前問了幾位農友,我想知道這兩個產地的箭筍差異,但卻得不到答案,只知道台灣的箭竹分為三款,分別是苦竹屬的玉山矢竹、矢竹屬的包籜矢竹和唐竹屬的台灣矢竹。

「鄒族用玉山箭竹製作竹箭,台灣矢竹味道太苦澀,只有包籜矢竹才是出現在餐桌上的美味。」農友告訴我,這些資料都是以前的研究,這些年已經少有人深入研究包籜矢竹是否又演化出其他品種,只知道根據文獻記載,包籜矢竹在陽明山的數量最多,而在花蓮山上的包籜矢竹帶有紅色外殼,味道偏向野生味,平地栽培的較少出現紅殼,滋味較平淡。

「箭竹有著苦甘野味的原因是什麼?是否類似於綠竹筍照到光線後的變化?」我繼續請教農業專專家,但依舊得不到答案,因為沒人做過研究,畢竟不是每種竹類都會因光照而產生苦味。

「假使包籜矢竹是台灣的特有種,相關的研究也太少了。」想到此處,我微微搖頭,此時耳中傳來催促聲。

DSC_8142

「別拿著箭筍發呆,你到底吃不吃啊!」

我抬頭看了看阿美族朋友,再低頭瞧瞧手中剝好的生箭筍,頓時升起靠別人研究不如自己來的豪氣。

片刻之後,苦未盡,甘未來,我的臉孔皺成老菊花,頓時體會研究箭筍先要投資多款設備材料的道理,譬如爐火油鹽和肉片,喔!還要一打啤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