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主廚餐會。楔子。緣起》

12348551_10153395824515889_1779660140_n

接起電話,我聽到一個令人高興又尷尬的消息,那就是義大利經濟貿易文化推廣辦事處宣佈義大利政府將頒給我一個義大利之星騎士勳章(L’Onorificenza Cavaliere dell’Ordine della “Stella d’Italia),感謝我多年來在台灣協助推廣義大利飲食文化。

高興的原因在於被肯定,我確實舉辦過多場推廣義大利飲食文化的餐會。尷尬的理由也在於被肯定,因為我已經有些日子不舉辦這類餐會了。

「舉辦餐會能推廣飲食文化嗎?」我曾經這麼問著自己,數年前我曾辦過多種形式的餐會,譬如以時間做主軸,用食物介紹統治西西里島的歷代王朝;譬如以時尚名人出生地的代表食物,介紹艾蜜莉羅馬尼亞(Emilia Romalia)區;譬如以酒莊分佈地的當地飲食介紹皮蒙特(Piedmont )區。

餐會辦完後,總有一種空虛感,或許在爐灶間揮汗的人不是我,因此當客人歡呼食物好吃時,雖然與有榮焉,但成就感不高,倒是客人抱怨菜餚難吃時,我肯定默默指著廚房,倡導冤有頭債有主的因果論。換個角度看,假使餐會是一場演唱會,我扮演的角色應該是歌詞寫手,在乎聽眾是不是能感受歌詞要表達的意境,至於歌手是否上髮膠飆高音搏得尖叫聲,那是另外一件事。

「客人吃這道菜時,究竟只關心好不好吃,還是願意探究味道為何這樣?菜餚相關的烹飪、地理、文化等等有人在乎?」我每次辦完餐會都會這樣問,問自己問家人問朋友,問到他們斜眼白眼或是看到我就去找廁所。

其實不需問人,答案早就清楚,畢竟像我這種參加喜宴也會追究菜單排序意義的人真的不多,這年頭扮孤獨不是市場主流,於是慢慢漸漸累了倦了懶了,也就不再舉辦這類餐會,畢竟我非義大利人,沒責任義務要介紹義大利飲食文化,這些年的餐會重心都移到「台灣食材」,畢竟談台灣會較讓人有成就感。

IMG_5190

偏偏在此時讓我接到這樣一通電話,那感覺好像已經準備封棒的球員,突然被點名為年度最佳打擊手,尷尬之餘,我看向書架上的一本《酒精–牛飲不如馬飲(Smart Drinking)》,作者是馬忠義(Mario Palma),他是前一任的義大利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代表,也是推薦我成為義大利之星騎士勳章的提名者。當初他問我介不介意被提名?我理所當然點頭說好,雖然我自認是義大利飲食愛好者,以曾經探索義大利二十個行政區的飲食自傲,但其實不覺得在台灣辦演講或餐會就能獲得勳章。沒想到時隔一年,此事成真,但提名者已經遠赴印度任新職,左想右想,為了感謝他的提名,或許我應該再辦一場推廣義大利飲食的餐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