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孔

DSC_2667天氣好冷,偏偏此時我站在貢寮海邊,身旁浪頭陣陣,但我不好意思喊冷,因為此時還有人潛在水中工作,他們正撿拾九孔,今年的九孔不僅產量大,且非常肥美。

「記憶中的九孔本就肥美,只是後來日漸消瘦,前幾年幾乎消失,但是……這個美好光景又回來了。」業者開心的拿起九孔,當九孔不停扭動時,肥厚的肉足似乎自殼中滿滿「溢」出。他告訴我以往台灣自頭城、貢寮、苗栗、高雄林園等地,都有不少九孔養殖者,品質好的甚至能出口到日本,但好景不常,九孔突然大量死亡,育成率越來越低。

「原來問題出在品種,我們都用單一品種,沒有外來品種刺激,就如同近親雜交般,讓品種越來越弱化,最後大量死亡。」他解釋以往養殖時,只在意養殖數量和成本,少有人關心九孔品種,等到出問題後,大家才醒覺,前幾年自日本引進新品種雜交,終於育出新的台灣九孔,讓這個產業看到陽光。

至於今年特別肥美的另一個理由,他懷疑是飼料的關係。以往九孔都餵食一款稱為龍鬚菜的海藻,這款龍鬚菜生長在沼澤地,通常由嘉義布袋或雲林口湖等地培養。但九孔產業消失一陣子,生產龍鬚菜的人也變少,當九孔產業突然復甦,卻發現買不到足量的龍鬚菜,只好進口另一款海帶充數。

「沒想到混合兩種不同海菜後,今年九孔的肥度大增。」他拿起一個九孔的背殼,指著殼上的顏色告訴我,如果殼色近綠,那就是吃了大量綠藻,如果轉深褐,那就是吃褐藻,所以九孔吃了什麼,由背殼的色澤就一目了然。

「或許先選幾個海域放養不同品種的九孔,然後嘗試計畫性育種雜交,杜絕單一品種帶來的危害,同時餵養不同海藻,觀察出最佳的選擇。」他嚴肅表示將焦點放在品種和飼料研究,才能確保台灣繼續發展九孔產業。

身旁狂浪拍岸,海風嘯嘯,確實很適合暢談永續發展之類的嚴肅話題,但此時此刻,我又冷又餓,只好舉手發問,九孔要怎麼吃?

「想吃九孔?清燙後沾些醬油就好,我幫你挑公母各半,公的有白囊,味道甘甜,母的有青囊,味道苦,兩種滋味一次滿足,這就是到產地的好處。」他笑出聲,一提起美味,無論是多嚴肅的話題都會變成陽光啊!

我推薦的半野生九孔養殖者

鮮物本舖 李勝興  09808686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