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味(下)


我總是相信,運用食物創造觀光價值,將是個有趣的話題,因為「能夠兼顧享樂和學習的最佳方式就是旅行

這句話很感性卻不是胡扯瞎掰因為這是我在美食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 Science的體悟。學校安排課程時,除了強調主觀品嘗的知味教育,比如品嘗乳酪葡萄酒橄欖油等,或是講求客觀評論的「品味教育」,諸如氣味分析、食品科學等課程,還有最受歡迎的學習之旅,我私下稱為「玩味教育」,簡單的說就是產地拜訪,也就是旅行。

一年之內,學校在義大利二十個行政區中,挑選三區,並各自安排一星期的旅行,請當地的農人及廚師給予演講,讓我們參與他們的日常活動,體驗釀酒、榨油、擠乳等生活。在餐桌之間,感受他們對於食物的自豪與傳統,在小酌之後,聆聽日子中的辛苦與快樂。

除了義大利之外,學校另外安排到三個國家參訪,讓我們比較義大利和其他歐洲國度的飲食差異。於是在希臘小島上,為了瞭解當地傳統蔬食,我們跟著教授上山採野菜在法國南端,為了瞭解農產品牌的塑造歷程,我們拜訪知名的布列斯雞(Poulet De Bresse)農家;在西班牙,為了體會最熱門的分子廚藝,我們前往El Bulli餐廳(現已休業),聽大廚Ferran講述他創作菜餚的靈感。

 

聽著看著吃著走著,幾趟旅行都繞著食物,卻不是單純的美食之旅,而是一種慢食引領。因為每趟旅行,都含有大量室內課程,除了請農人及廚師分享外,還有當地研究飲食文化的學者,由地理歷史一路分析,告訴我們田地牧場的生命歷程,由外貿內銷諸多表格,讓我們了解餐桌上的獲利真相。

這類旅行,考驗著規劃者對當地飲食的理解。這就是慢食組織(Slow Food)成立美食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 Science的目的,一種對飲食教育的實踐

剛到學校時,我對於慢食的三宗旨「Good」、「Clean」和「Fair,一直維持在喊口號的印象。直到參加幾回慢食協會主導的「小旅行」,我才豁然開朗。沒有親自拜訪農田,沒有嘗過新鮮食材的味道,又怎能知道食物的美好(Good);沒有看過耕種畜牧的場所,沒有體會烹煮的環境,又怎能知道食物是否乾淨衛生(Clean);沒有接觸過生產基層,沒有理解行銷過程的分工,又怎能知道餐桌上的價格是否合理(Fair)

將這些理念,透過規劃成為行程,就是慢食的「玩味教育」,就是讓地方飲食文化可以推廣及延續的最佳方案,因為打著食物的名號,能夠衍生出的商機既深且廣,完全不亞於古蹟。一年之間,數次旅行,讓我體會義大利人擅於發展觀光的奇思妙想。

回台灣後,我問自己,是否能設計出有深度的台灣飲食之旅?是否能讓我的國際友人「由食物認識台灣」?或者換個角度問,我是否瞭解台灣飲食?

所以我開始規劃旅行,只為了讓自己更了解台灣。我相信旅行不僅為了移動,為了到達甲鄉乙鎮,而是找尋一種看待事情的新角度,因此我以菜脯之名,拜訪台灣各地農家,探討乾燥漬物與地域的關係;以河流之名,沿著溪水行走,體會平原丘陵山巒的食物特色;以族群之名,遊歷各鄉鎮,比較閩南、客家、原住民的飲食風範;以歷史之名,分析稻米在台灣的品種和栽種差異。

越是旅行,越愛台灣,越感謝這些食物教我的事

 

2 thoughts on “玩味(下)

  1. 台灣幸好有你!!
    版主回覆:(06/13/2012 05:58:12 AM)
    您的讚賞實在不敢當,我無法認同啦!但還是謝謝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