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小米酒。高屏溪


文/徐仲  圖/貓。果然如是

 

節氣到了雨水,我讀著樂活國民曆》,其中寫到「雨水」期間受聖嬰現象和反聖嬰現象影響,是個氣候很不穩定的時節,彷彿為了印證這句話,這幾日出門總需人手一傘,有時春雨綿綿,有時暖陽斜照,天候半暖半寒,頗有春意。

 

沿著高屏溪之旅的文章已到了第二十三個節氣,在這不穩定的紊亂天候,我想寫點不確定的題材,拋開以往紀錄者的身分,不再寫著存在的過去與進行式,而是想談談未來,談談一個期待,談談往後數年,小米酒的發展潛力。

 

我希望小米酒能被細緻對待,我期待某年某月某一天,能透過小米酒描述咱的風土人情。

 


想談小米酒,起因於前些日子,幾位喜歡的歌手相繼辭世,我在
MSN告訴奧地利友人,遺憾沒能參加這幾位歌手的演唱會,她表示唯一知道的台灣歌手是已辭世的郭英男先生,一首被選為1996年奧運歌曲的老人飲酒歌(Elders Drinking Song)》,讓她十分好奇,這位阿美族歌手住的地方,是不是特別適合釀酒,酒的滋味有獨特處

 

我老實回答,除了猜測是小米酒外,其他的都不清楚。進一步思考,赫然發覺,其實我不懂小米酒。沿著高屏溪旅行時,到排灣魯凱南鄒布農等各族群部落,經常來上一杯數杯小米酒我卻無法清楚分辨,每個部落釀出的小米酒有何差異?印象之中,釀出的酒飲,大多強調自家釀製或傳統釀法,偶爾會提及釀製時採用的純淨山泉水,或是耕作小米處是無農藥的聚落地。

 

相對於我讀過的酒典和經驗,小米酒的介紹較薄弱,不會強調單一品種或混合品種,不會談及熟成陳放的器皿特色,不會誇炫採花瓣晨露或初雪釀之,不會經歷風乾冷凍多道手續,甚至不會帶入產地的風土條件,不會將山脈河川引起的溫濕變化與酒味聯結,不會探討土壤天候造成的酒飲年份差異。

 

不強調,不代表不存在。我所知道的魯凱族小米酒,釀酒的原料是稱為「糯小米」(kaduradhane)的品種,釀酒的時節僅在豐年祭期間,一家每年只釀一次。換句話說,釀造小米酒並非為了商業化,只為了想喝,只為了節日慶典或和親友分享而釀。只是時代不同,小米酒已經開始商業化,我曾讀過一篇報導,提及台灣大學農藝系的郭華仁教授指出,在南島語系的住民中,只有台灣原住民擁有小米文化。於是我很好奇,當這款微醺的酸甜味自家宅走向世界時,能不能順便傳達咱的文化或風土

 

另有一篇讓我注意的文章,提到1975年美國學者來台研究小米時,曾蒐集96個小米品種,收藏於美國國家種原庫,前幾年郭華仁教授和巴清雄研究生,成功申請取回這些離台三十多年的小米種子,四處找尋部落農民重新復耕。於是我期待,當這些「原生小米」收成時,是否會釀出「古早味小米酒」?

 

雖然不清楚三十多年前的種子,能不能適應今日的天候或土壤,然而總是個重新建構特色小米酒的機會。我打電話給旗美社區大學的朋友,詢問在高屏溪流域,有沒有販售小米酒的原住民朋友,是否願意嘗試不同小米品種的陳釀滋味,她想了想,推薦高雄茂林區的「小米之家」,這裡是第一家由原住民申請設立的農村酒莊,在未來或許願意配合,進行這類實驗釀造。

 

提起茂林區,就讓我想起多納部落,初次拜訪時,我曾讚嘆於質樸的黑石板屋,曾迷醉於在山谷之間的紅藜和小米田,去年多納部落的黑米祭,我本打算再次前往,記錄魯凱族朋友收割小米的傳統,然而那陣子諸事繁忙,抽不出時間,至今依舊是心頭憾事。現在看來,為了有茂林風味的小米酒,應該再找時間走一趟,拜訪「小米之家」的主人。談談我的夢想,談談某一天,小米酒能如國外的葡萄酒般,在鼻前香息與喉間韻味中,描述不同的丘陵河流。因為我相信自然純釀的酒精是一種語言,傳達著某些形而上的訊息,訴說著一片土地上的生活。

 

結果會如何,我不知道,一如種子播下,只有老天知道是否會有收成。然而望向窗外,雨點飄飄,春意漫漫,正是春耕時期,正是播種好時機。

 

4 thoughts on “雨水。小米酒。高屏溪

  1. 雨水,都落在昨日了。這期談未來食材,有土地風味的小米酒希望可以在未來被釀出。
    去年夏天,我在台大彎腰市集向台東歷坵的原住民小農購買復耕的小米(歴坵(魯拉克斯)小農復耕 –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6%AD%B4%E5%9D%B5%E9%AD%AF%E6%8B%89%E5%8
    5%8B%E6%96%AF%E5%B0%8F%E8%BE%B2%E5%BE%A9%E8%80%95/100919979977585 ),
    單價不低,但是品質很好。當時因為要畫整株小米的插圖,便請同行朋友詢問農家是否可以割愛?
    他們先是搖搖手說這些要留作明年的種籽,賣給我明年就沒有小米了,我當時聽了印象深刻。
    現在看徐仲的文章,才曉得還有這一段種子的過程。台灣品種小米,在一般的糧行很難買到,超市
    架上幾乎沒有,小米種植的需求曾經因飲食習慣改變而凋零。
    期望部落地區的小米復耕能夠有好收成,在豐收時人人暢飲小米酒。

  2. 在排灣部落喝過MUMU們用"傳統"釀法製成的小米酒,再喝其他商業製小米酒,風味
    完全天差地遠啊…但完全"傳統"製法可能過不了衛生檢查這關…
    版主回覆:(02/21/2012 11:33:46 PM)
    是啊!但味道真的好,我同意。

  3. 商品化的小米酒,好像還看不到產製工廠是在部落。
    版主回覆:(03/13/2012 12:13:17 AM)
    其實,我只關心一件事情,就是市面上商品化的小米酒,實在都不好喝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