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苑裡鎮—-鴨耕米


「下一道菜是《蔭油石岡紅麴豆乳滷五花大肉,毛苔酥拌鴨耕米飯》。」主廚一邊唸著長長的菜名,一邊將飯糰盛在盤上。

看著那如握壽司大小的飯糰,閃著些許晶光。品嘗後,那在口中漸漸散開的飯粒真是令我驚艷,不論是咀嚼時的彈性,殘留在舌後的甜意,都讓我對主廚豎起拇指。

「水分和火候都恰好,這是台梗九號米?」我詢問著。

主廚稍稍愣一下,笑著解釋,這米的品種確是台梗九號,但如此美味的秘密是因為其種植的態度及方式。

「這是我在苗栗縣苑裡鎮找到的有機稻米,名叫稻鴨庄鴨耕米,那兒的農人以鴨子協助除蟲,非常有意思,你要不要隨我去田裡走一走?」主廚發出邀請。

喔,參觀稻田呀?那當然沒問題。話說回來,鴨耕稻?如果指的是在稻田中放牧一款稱為「合鴨」的鴨子,利用鴨稻共存進行有機種植的稻米,那我應該知道。這幾年,在宜蘭、花蓮、台南後壁、高雄美農、苗栗苑裡等地,都有類似的做法,種出來的稻米品牌各自不同,諸如鴨間稻、合鴨米、稻鴨米等。不知為何,我對這種「一窩蜂」的做法,總有些感冒。似乎許多美好的事物在經過流行的洗禮後,皆會伴著「變質」的結果走上沒落。

話說回來,有人邀約,卻之不恭。

我看著農家的名片,上頭寫著「苗栗縣火炎山苑裡沖積扇平原生態人文發展協會」。嗯,老實說,這名字不是普通的長,很懷疑他們在做自我介紹時會不會忘詞。想著想著,人已經到了火炎山。

「哈,我承認,這名字有點長,我也常念到舌頭打結呢!」身為「稻鴨庄鴨耕米」計畫執行人的林翠蓮小姐笑著打招呼。她表示由另一個方向思考,名片上ㄧ長串的協會名稱,清楚呈現了地名、地理環境和協會未來發展方向,自我介紹時省了不少時間哩。

聊著聊著,來到田邊。我面對著上百隻悠然嘻戲的白鴨,有的振翼疾走,有的埋首水中,一派悠閒樣。鴨群旁是ㄧ波波綠色稻海,穗剛抽,桿正挺。明顯地,現在不是放鴨入田的好時機。看來,我太晚拜訪啦。

「如果兩星期前,我們還能放鴨子進稻田,讓你拍幾張好照片。現在就不行啦,就算鴨子放過稻穗,光是讓牠們在田中走兩趟,稻穗也會被擠撞得差不多。」林翠蓮笑著說。

她表示苑裡鎮素有苗栗穀倉的稱呼,自從她嫁到這兒後,便迷上了附近的景觀。舉目望去,多是水稻田及農舍,幾乎不見工廠的身影,如此美麗的農村社區,卻面臨了人口外流和人力老化等危機,讓她忍不住思考,能替自己的第二故鄉做點什麼事情?
「既然是以農為名,那自然要由農業著手,針對環保、生態、資源做出能吸引人的品牌,才能再談該如何改善農村。」她和一群朋友,便是在這樣的想法下,加入「苗栗縣火炎山苑裡沖積扇平原生態人文發展協會」。
農業首重土壤和水源,這裡是沖積平原,土壤肥沃自然不在話下,水源屬於大安溪流域,上游並沒有工廠,水質清澈。種種跡象,都表示這兒非常適合有機栽種。然而,多數人的觀點中,苑裡米的名氣不如池上米或關山米,為了做出有機稻米的品牌,協會理事長李清彰先生無償提供約一公頃示範田,由協會建立標準生產模式,再請李新富、李定鎮、葉遠郎等三位農友合作,並決定向宜蘭的合鴨米取經,以鴨子和稻米的組合做號召,並將生產的米叫做「稻鴨庄鴨耕米」。

「首先,我們要談談鴨稻組合的定義。」林翠蓮一副準備上課的語氣說著,那表情有如傳道士般,充滿了開講的熱情。我轉轉脖子,鬆鬆筋骨,很自動地找個舒服的位置,坐下來準備聽講。

在來這兒之前,我知道「鴨稻組合」是近年國際間提倡的生態農法之一,靈感據說是取自老祖宗的智慧。農民將鴨子放牧在田中,利用鴨子會啄食雜草和福壽螺、螟蟲的天性,進行不使用除草劑和殺蟲劑的耕作法。此外,鴨子的排泄物可作為有機肥,省了肥料成本。鴨子群體在水田中游動的視覺美感,又能促進觀光。多種效益下,讓「鴨稻組合」成為有機界的新星。

然而,如果僅僅是放鴨子在田中便可以,那為何沒聽過鴨農和稻農組成異業聯盟呢?

「當然不是每一種鴨子都能勝任囉!一樣米養百樣人,並不是有扁形鴨嘴和寬大腳蹼,便能協助農人除草去蟲,你所看到的這些鴨子,都是經過專家十多年育種後培育出來的。」林翠蓮表示,全台灣用於「鴨稻組合」的鴨子,大部份購自宜蘭的鴨商,如果不是這種特殊鴨種,那鴨子可能不是幫助農民,而是蹂躪農田了。

至於為何有這款鴨子呢?這要由數十年前開始說起,當時黎明農牧場的蕭龍城先生接受日本人的委託,培育一款具有好動、雜食習性且缺乏飛翔能力的鴨子,經過白菜鴨及北京鴨等數代雜交後,終於得到一款適合應用於水稻栽培的鴨子,又稱為合鴨。

將這款鴨子放到田中,藉其好動和雜食習性,穿梭於田間,解決野草、昆蟲、福壽螺等問題,寬大的腳蹼踩踏在泥濘中,幼草被踩入泥士中,使發芽的雜草籽浮出水面。除此之外,鴨子覓食時會啄動水稻叢根附近,這有助於促進水稻生長,這些都成為農人的助力。

「喔,好吧,我了解了!」聽完林翠蓮的解釋,我大約明瞭「稻鴨庄鴨耕米」的來龍去脈。不過呢,了解是一回事,但內心還是對於追求「鴨稻組合」這碼子事感到疑惑,自從媒體報導了宜蘭的合鴨米後,不少農人紛紛開始仿效,這種一窩蜂趕流行的方式對建立品牌有幫助嗎?我忍不住提出「量大引起質變」的看法。

「啊哈,你說到重點了!我覺得問題不在於是否追求流行,而是在於人心。」聽完我的提問後,林翠蓮語重心長地說著。

「我承認,選擇鴨稻組合的種植方式,有部分原因是為了吸引消費者,但最主要的原因是這種耕作方式對於環境很友善,不會如慣行農法般,對生態造成傷害,這是我們協會的堅持與初衷。」她表示,這些年來,開始陸陸續續發現有業者以「鴨稻組合」做幌子,玩弄一些小聰明欺騙消費者,這個情況讓她非常憂心。

因此呢,除了鼓勵苑裡的農民採用鴨稻組合的耕作法,她與協會總幹事開始四處演講,鼓勵其他地區的農民,使用這種對生態友善的耕作方式,力求不會發生「劣幣逐良幣」的狀況。

「鴨子的工作量有限。平均來說,通常一分地大小的稻田需要放養二十隻鴨子,才能夠有效的去除雜草與害蟲。要知道是不是全部使用「鴨稻組合」,只要看稻米的產量和鴨子的數量就知道了。」林翠蓮指出有部分宣揚使用「鴨稻組合」的公司,根本就只是買些鴨子來當做幌子,對外宣稱執行有機耕作,其實有部分還是使用農藥的慣行農法。這對「鴨稻組合」形象來說,非常糟糕。

她掐著手指算著,表示真正的「鴨稻組合」除了需規範鴨子數量和稻田大小外,放養鴨子的時間也可以看出學問。以她的經驗,插秧七天後,就要自宜蘭買回剛孵出的鴨子,養十天再放入田中適應環境,然後依著作息讓鴨子工作,白晝放養,昏夜圈養。插秧約八十天後,稻子開始抽穗時,趕緊將鴨子趕回水塘圈養,強制鴨子退休,不能再下田啦!

「說這麼多,吃不到都是多餘的,兩個月後,你再過來,那時就有美味的米飯好吃了。」林翠蓮面對一片綠海與白羽說著,我點點頭,表示為了好吃的米飯,一定如其拜訪。

六月中旬,我依約前來,面對黃金般的稻海。

三合院的空地擺著ㄧ方帆布,上頭堆了飽滿的稻粒,正進行著日曝。日頭暖洋洋地,我捧起一把稻穀,在陽光下拋拋撒撒玩著。轉過頭,收割機在田中運行,數隻白鷺鷥在藍天下滑翔,襯著數間農舍作背景,在空中劃出一個巨大的半圓,然後搧動雙翼,一隻隻依序停降在稻田中。

這份景色,何其優美。

林翠蓮捧起一把稻穗,讓我拍張照,然後帶著我到一旁的小溪,細數著泥鰍、溪蝦、鱔魚、青蛙等等,這些生物,都是進行有機耕作後,慢慢恢復的生態指標。

看著這塊生意盎然的田地,讓我想起主廚朋友對林翠蓮這群工作者的評語:「山好、水好,稻好、人好」。就在這時,她遞給我ㄧ杯米麩牛奶表示:「米還在曬,先用這杯湊合著吧!」

嗯,米麩的來源自然是鴨耕糙米。啜飲著有奶味兼米香的飲品,內心覺得應該把這句話的順序稍稍調整一下:「人好、稻好,水好、山好。」

這樣的順序才對嘛!若是有疑問,建議買份「稻鴨庄」的米麩,加入牛奶一起喝,你就會明白了。

烈日當頭能給我喝上這一杯,好人呀好人!

http://www.duck-field-rice.org.tw
苗栗縣苑裡鎮泰田里1鄰1號
037-742563

5 thoughts on “苗栗縣苑裡鎮—-鴨耕米

  1. 苑裡~好地方
    下次還可以去
    金良興磚瓦博物館
    藺草博物館
    順便去藺草博物館旁邊的吃吃便所麵
    都是傳統好滋味
    版主回覆:(11/04/2008 12:29:10 AM)
    喔 是喔
    我個人倒是沒去過
    下次再去看看吧

  2. 台灣好像沒有產品產地辨別管理之類的規範及法案
    所以業者才能以不實廣告欺騙消費者
    但是聽到台灣還有這麼多老實人在努力真的是令人高興
    上次你介紹的芒果也很好吃
    謝謝
    版主回覆:(10/09/2008 08:14:50 AM)
    謝謝啦
    不過
    那個芒果是半年前的事情吧
    剛剛到你的部落格看了
    明年再依你的方式吃吃看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