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縣潭子鄉—筆柿


「快聞,這是今年秋天的味道呢。真想找個男人,每年與我分享這幸福!」身旁女人撕開豐潤的筆干柿,一臉陶醉地對我說。

分享?幸福?這幾句話畫過腦海的一刻,忽然覺得有些什麼隱喻藏在字裡行間,是她想暗示我的。那感覺就如同牛頓被蘋果砸中的一刻,有些弦外之音懵懵懂懂地在耳邊迴繞,但無法準確知道那是什麼。當然,萬有引力已經被發現,我也不想發明新的洗髮精,自然不需找顆筆柿往頭上砸,來激盪腦力。但問題的根源,肯定和她手上晃呀晃的「刀石坑筆干柿」有關。這一年一期的秋季限量美味,外皺內實,飽滿的紅有著誘人層次,讓人饞念不絕。腦海中,立刻浮現數十條相關問題。

莫非,她想暗示這款筆干柿和她一樣具有獨特之美?

她獨不獨特,我看不出來;但筆干柿的獨特,我倒是很了解。筆干柿其實不是鮮果,是筆柿經由加工產生的柿餅。這種狀如毛筆尖頭的筆柿,多見於日本的愛知縣及山梨縣等地。當地在秋風拂起時,慣於以細繩將柿子結為一串,如門簾窗布般條條掛於屋簷四處,風盪陽曬,好不壯觀。這幾年由果農自日本引進至台中縣石崗、潭子,期望能與新竹北埔、關西一帶的石柿及牛心柿等傳統柿餅做出差異性。就外型來看,傳統柿餅皆為圓盤狀,筆柿卻因橢圓的外形讓肉質更為豐碩,口感上雖不至於有過大差別,但能在台灣嘗到這款柿餅,總是件獨特的美事。

或者,她想表示這款筆干柿和她一樣珍貴?

想和筆干柿一樣珍貴?這可能性太低了,柿農蕭宗仁說過:「刀石坑筆干柿是480個小時的堅持表現。」筆柿屬於澀柿,果肉中含有多量的單寧 (Tannin),食用時會使人感到澀味,難以入口,須在樹上待至透熟自然脫澀或仰賴人工處理。蕭宗仁和食品業者合作,將筆柿去皮置 3小時,以溫度 40℃烘培 6小時,再回溫 5小時,並重複此步驟處理 20天,即成不添加色素防腐劑的筆干柿。再以精緻的個別包裝,輔以品牌「刀石坑筆干柿」行銷,其中的珍貴不用言喻。

還是,她想提醒我她和筆干柿一般搶手,頗具市場潛力?

我確定,她想太多了。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對於稀少的美好事物皆有種眷戀。但一份做工精美限量發售的筆干柿,那搶手的程度絕難想像。「通常我們在農曆年前便出完貨了。」蕭宗仁自傲地說。時值秋末冬初,雖然山上一片火紅,處處可見飽滿黃熟的柿子,但對於已吃出品牌嘗上癮的人來說,這點數量根本不夠看。能搶到幾盒,自然有種卯極了的幸福感。

亦或,她純粹只想與我分享筆干柿的營養及美味?

這我太有興趣了。就營養學來說,柿子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及高量的β胡蘿蔔素及多酚類成份。本草綱目亦記載:「柿子味甘性寒,能清熱去煩,止渴生津,潤肺化痰,治療熱咳。」就美味來說,這款筆干柿的味道很有個性。豐厚的肉質褪去水分後,留下了果膠與糖蜜,「輕勻降臘裏團酥,不比人間甘露」,那撂住了每一方果肉的緊密質感,愈嚼愈香,尤其冰鎮後,那爽口的滋味讓人忍不住想套句廣告詞:「如果筆干柿只是一種乾果,那法拉利也不過是輛汽車罷了!」

仔細推敲,林林總總數種推斷都有可能,但到底她想藉由筆干柿暗示什麼呢?

正想不透時,聽見一旁的友人對我指指點點:「人家說得那麼明顯了還不懂?難怪會單身。」

咦!大家都聽懂了嗎?

美味搭著嘗
筆干柿的味道非常獨特,可以泡杯濃茶搭配享用,或建議與Epoisse、Saint-Maoure、Gaperon等口味較重的起司一同食用。

Epoisse(艾帕瓦斯):屬於洗浸乳酪的一種。乳酪的香味獨特,製造過程繁複且奢華,先以鹽水喜滌表面,接著以製葡萄酒的葡萄渣所做的蒸餾酒來洗滌,最後完全只用蒸餾酒來洗滌。其強烈易上癮的味道,十九世紀美食家布力沙瓦蘭將之讚譽為乳酪之王。

Saint-Maoure(聖摩爾拖雷):屬於山羊乳酪。外表裹著黑炭粉,造型如火柴般,乳酪中間插著一根稻草,原是為了防止變形,並藉以讓乳酪得到呼吸,但在AOC的規定下,這反成為聖摩爾拖雷的標誌。味道醇厚,並帶有隱隱的酸味,是很具代表性的羊乳酪。

Gaperon(葛布隆):屬於白黴乳酪的一種。利用製造奶油過程中剩下的牛乳製成,因加入鹽、紅胡椒等香料,所以乳酪帶著點辛辣味,可與萵苣包起食用或當成下酒品。

筆干柿訂購電話:蕭宗仁先生,04-25368116;0937-282171

23 thoughts on “台中縣潭子鄉—筆柿

  1. 筆柿的味道好壞沒吃過不知道,可版主這篇文章好看得很吶!
    柿乾配乳酪也真是奇想!

  2. 除了搭配cheese外,你覺得它可以做stuffing嗎?紅肉還是白肉好?給個建
    議我去買來試試看。

  3. Arkun和polanyi
    抱歉最近事情多
    回應的時間有點晚
    其實近幾年種筆柿的農民越來越多
    中部許多種柿農皆嘗試嫁接
    但做成筆柿乾的便少了
    如同hsin 說的般
    這種筆柿乾確實是日本所引進
    其口感和台灣的大不相同
    各有妙處啦
    至於能否stuffing呢
    Eric Wu 兄所講的紅白肉我沒試過
    但是日本知名和果子店源吉兆安
    是將白豆沙 stuffing進這款筆柿
    我吃過一次
    很值得一嘗

  4. 好久以前在超市待過,超市有賣日本進口的柿乾,柿乾都有一層糖霜,有些客
    人買了就直接丟在汽車駕駛座前,接下來就是因柿乾本來是冷藏放在車子前變
    增溫,糖霜溶掉了變的很恐怖,客人一定拿回來換,在超市只要客人拿回來一
    定給客人換,服務台一定叫相關部門拿回去,又不是像別的東西能切片處理還
    能低價賣錢,就只能報廢了,之後就是報廢到幾位同仁的肚子裡面去了。

  5. ellala
    說到造型
    就讓我想起曾看過的一張圖片
    那是一棟日本的舊式建築
    用繩子串起一粒粒的柿乾
    如窗簾般
    一排排滿掛於屋瓦及窗檯門廊下
    風吹過來搖呀晃的
    圖片的標題記得是"秋頌"
    很有感覺的
    hsin
    那個超市現在還會這樣搞嗎

    如果會
    請悄悄告訴我
    我想拿回來做果醬

  6. 我已離開那邊十年有了,不知現況。而且不能攜出是長久以來的規定。
    那麼好的東西直接吃下肚都不夠了還作果醬!
    以前到現在覺得很多人是買得起很貴的東西,但懂的吃那種東西可能不多,有
    一次剛好有電視介紹到家鄉的東西,很好玩的是隔天七八點就有人來問路,看
    某某商店怎麼走,總覺得真有那個必要專程跑這趟路嗎,電視宣傳就一定是最
    好嗎?

  7. maverick007
    孤牛兄
    終於出現啦,你最近比較少吃好料的喔。網站更新的較慢喔。
    這地方的山路還蠻有挑戰性的,建議你帶爆爆去走一趟。嘿嘿嘿。
    Eric Wu
    這款柿乾的味道和平常見的牛心柿及石柿大不相同
    適不適合入菜我不敢給意見
    如果硬要入菜,我個人也是偏好白肉。
    雖然,我還是喜歡直接吃,把它當甜點啦。
    Hsin
    喔喔喔
    這樣便宜呀
    看來,這幾年種筆柿的人是越來越多了,但我老是奇怪,除了少數幾人外,怎
    麼沒聽過許多人把筆柿轉成柿乾呢??

  8. 筆柿適合台灣的柿乾生產方式還沒試驗成功吧!新埔、關西、芎林那種傳統烘
    乾方式,筆柿應該不適用。
    就您文章寫的烘焙回溫連續20天,沒幾個人受得了啦!就算是設計機器自動化
    生產,東西一丟進機器20天才來收,很難想像啦!費用也會是天價。
    應該是有相關單位再試作了,如果有確實可實用的技術,就會冒出一堆產品出
    來了。


  9. 但我寫的蕭先生便是自己做的呀
    我個人還蠻喜歡他所做的筆柿乾
    只是好奇
    怎麼沒人跟進而已…算了
    等回國再來探討吧
    現在講再多
    也吃不到….越往外跑越覺得台灣真是個好地方哩

  10. 他的方法應該是還遵循日本那邊的做法。
    那需要超強的決心跟毅力才作得到的。
    我能跟您打賭,100個筆柿柿農,敢這麼拼下去作的,最多最多不會超過五個
    啦!
    義大利畢竟不是您的地盤,義大利人從小在那邊,就跟您在台灣一樣,附近繞
    一圈東西就有了,您初到那邊可能有些東西該怎麼弄都還搞不清楚。
    也許去大一點的超市或是家樂福什麼的,能找到您要的東西。

  11. 上網搜尋筆干柿,無意間發現這個部落格
    你說的筆干柿我吃過,很好吃唷,真的!
    目前還有在賣^^

  12. 我們一般叫筆柿或長果密柿,我家的農場就種了不少,已經有拿來做成柿餅了,
    他綠的是一定不行吃的平常吃要用電土放置2天左右才會軟化成糖份!沒有就一
    定要做成柿餅了,想吃可以來我們的農場看看,麻竹坑農場
    台中縣新社鄉福興村美林52之6號!連絡:鄧酉德0936196977
    版主回覆:(08/18/2012 10:44:41 PM)
    沒問題
    改天來試試看

  13. 我們家從日本時代做柿餅做到現在
    不管柿子或柿餅
    它是台灣人一大經濟收入
    我們量產如此大
    但是由衷感激買的人
    那怕你只買一斤
    養活了多少家庭
    柿餅在女性月經和呼吸道的健康食品表現安全又優良
    當你唱卡拉ok時
    柿餅嫩薑菊花
    ㄛㄛㄛ公雞叫輸給你

  14. 請問版主,
    蕭先生的柿子是有機裁種的嗎?
    謝謝!
    版主回覆:(12/24/2008 12:29:45 AM)
    嗯!據我所知
    這裡並不是有機種植

  15. 我在鳳山新鎮超市買一盒筆柿八顆25元
    外表橘紅造型可愛
    沒想到咬一口 滿嘴澀味 久久不散
    可能要削皮吧
    削皮後仍然澀味無窮
    只有一顆軟軟果肉芳香甜美
    其餘脆果皆奇澀無比
    原來要脫澀 電土是什麼?
    我想用老阿嬤的智慧 包報紙催熟
    等熟了再享用
    不行的話只好串成一串當風鈴吊在窗口
    隨風搖擺日曬風吹 用耐心和毅力等筆柿成乾
    也挺美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