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熟時刻,品味成熟(上)


「什麼!天體營?你們要在柳丁園裡辦天體營?」一通電話讓正在喝水的我表演了噴水魚的招牌動作。

「……拜託你成熟點吧!我只是想辦場『謝天體驗營』。柳丁季就要結束了,想找幾位好朋友一同在果園裡露營,感謝老天爺今年的保佑與幫忙,你要不要來?」

啊!時值一月,柳丁季即將結束。為了讓果樹在開花前有充分休息的機會,必須將樹上的果子全採下,所謂的「在欉紅」柳丁便再也吃不到了。忽然間,有些茫然若失的感覺。話說回來,電視不是才報導,今年柳丁又因產量過剩,一斤還賣不到七元,市場壞成這樣,這時辦感恩活動有什特別意義嗎?

「哎呀,別這麼說。風霜雨露,皆是恩典哩。能坦然接受現狀,不但是種幸福,更是種成熟的表現喔。況且,要感謝的事可多了,感謝蟲沒有吃掉很多柳丁,感謝天雨摧殘後還剩下很多,感謝……。」嗯,感謝老天,講電話的好處,就是可以技術性地讓話筒暫離耳朵。每回和農友妃仔講話就好像進了教堂,或許農人與都市人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樂天知命。不過,我是真的要謝謝妃仔,她與我分享了「季-節-柳-丁」的想法。

「我們把十二月訂做柳丁月,只在這時候享用柳丁,然後請消費者先預定,讓大家都能吃到在欉紅的柳丁,你說好不好?」前幾天,妃仔看到附近的柳丁農都在浸藥,準備儲藏至春天再來販售的情形後,對我說起這個有些詭異的構想。

開玩笑,只在十二月吃柳丁,那其他月分的柳丁怎麼辦?如果在二年前聽到這個想法,一定將她轉介給從事精神輔導的朋友。但在對柳丁已稍有認識的現在,不禁開始思考這提議的背後含意。曾經有很長一段日子,以為柳丁是全年性的產物,不論寒冬烈夏,在餐廳或宴席結束後,總會有人端上瓣瓣黃橙,讓酸溜甘甜做個漂亮句點。現在聽妃仔一講才知道,只有每年的十一月中到十二月底,才有新鮮的黃皮柳丁,其餘月分都是經由特殊手法保存,才能在市面販售,其中最常見的方式,便是「浸藥處理」。

雖然政府的輔導手冊宣稱,所浸的藥物劑量對人體無害,但為了維持浸藥後的品質,需在柳丁九分熟時,便將果子採下處理。了解這些後,我內心忍不住思考,若只依靠人工催熟來保存,那講究在樹上自然成熟的「在欉紅」又算什麼呢?或是哪天學者專家忽然宣布,所浸藥物「可能」對人體有所影響時,那支持國產柳丁的愛好者,內心會怎麼想呢?

在這些思慮堆積下,在好的時節吃好的果子,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季節柳丁」的想法逐漸成形。

「有怎樣的消費者,就有怎樣的生產者。」一位廚師朋友用這句話來回應我的「季節柳丁」想法。「人客指名要吃,阮只好撩下去找,你以為冬天找西瓜、夏天找草莓是件很容易的工作嗎?」喔,說的也是,身為愛吃一族,似乎免不了負點責任,尤其看一群專家學者們運用基因品種改良、調整生長激素、強化冷藏技術、開發藥物延長保存期限等方式,克服了許多自然障礙,讓食物的季節感逐漸模糊,對於注重飲食的人來說,這是處在農業發達國家的好處,但這樣真的幸福嗎?

我沒做過實驗,不知道被藥物紊亂季節的食材與人體有何關係。短期來看,對健康沒什影響,長期…長期來看就不知道了。當年發放DDT時,不也說是沒關係嗎?又或許等到那時,我們的身體早已不在乎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